当前位置:扎古徘南网>便民>正文

民进党执政成效不彰 “行政”与“立法”相互卸责显窘态

2019-10-09 16:28:55 来源:扎古徘南网

但随着争议“法案”与发夹弯政策不断出现,蔡英文与林全团队支持度迅速滑落,执政团队首当其冲,自然须负较大成败之责。为挽回低迷的声势只能不断加码,释出政策利多与作为,但只顾自己解套,却管不了“立法院”的处理能量,以致加深了“立法院”的沉重负担。

黎家维指出,蔡当局上台后,继“不当党产条例”初尝强势主导的甜头后,硬是打破过去“立法院”预算会期以审议预算案为主的惯例,到处放火。“一例一休”、“同婚法案”、“公投法”、“电业法”、开放日本核食、军公教退休制度检讨等相关“法案”都送进“立法院”战场。这些“法案”本就存在争议,处理极为费时,自然排挤预算案审查与通过的时程。

黎家维表示,若蔡当局执政满意度高,“行政”和“立法”部门可能还可以相互恭维一番;一旦执政绩效不佳,把责任向外推一向是民进党的强项。于是,行政团队会诉苦“法案”都提了但在“立法院”卡关,所以他们也无能为力。“立委”则会抱怨行政团队只会埋头提案,但事后不理,引发民怨也没有积极消毒与沟通。此时苏嘉全的谈话正暴露出民进党“行政”与“立法”部门之间的矛盾:不论执政团队或是民进党籍“立委”,都不希望成为蔡英文年终考绩评比上的箭靶。

不过,即使在陈水扁执政期间,民进党未曾取得“立法院”过半数席次,也不曾出现必须以临时会通过总预算的情况。而且就算当时预算案触礁或稍有延宕,推给在野党杯葛即可。但今日无责可卸,只能设法补救。岂料“行政院”趁势加码,希望夹带多项“法案”过关,让执政党“立委”只好哑巴吃黄莲。

黎家维表示,此次是民进党首度完全执政后,第一次展现施政擘画的总预算案,但却卡在“立法院”内。过去“立法院”以临时会处理预算案的例子不是没有,但主要是治水或扩大公共建设等特别预算,或附属单位预算与追加预算等,只有马英九上台后第一次总预算是以临时会方式通过的。

调查发现,长春长生公司生产的批号为201605014-01百白破疫苗共有252600支,全部销往山东省,已使用247359支,损耗、封存5241支。批号为201605014-02百白破疫苗共有247200支,其中销往山东223800支,封存10000余支;销往安徽23400支,损耗、封存3277支。

黎家维说,苏嘉全要执政党检讨的话一出确实捡了便宜,在民进党全面执政却全面卸责的时候,有人或许因而得到些美名,有人也许可以避免自己成为执政团队改组中被踢出的一员,但台湾民众得到了什么?更高涨的物价?更凋敝的经济?更冲突撕裂的社会?还是更不确定的未来?(中国台湾网卢佳静)

“假淑女”杨杨(刘思言 饰)也在昨晚上演了一段侠骨柔情。一次偶然的见义勇为,让杨杨成为街道宣传典型,还被人高薪聘请为“首席女保镖”。面对5万月薪,杨杨拒绝了众人的挽留,毅然准备离开。但她离开的真相却让观众感动不已:她只是为了给因长期高负荷训练,关节磨损严重的教官,换上一个最贵最好的人工关节。不过,由于医疗保险制度的完善,医保能够报销人工关节,教官此时也已经有了女朋友。杨杨无奈之下,只能失恋而归。其实,杨杨对待教官的情感,除了有着小女生般的爱慕以外,更多的则是军人之间无私的关怀。军人之间的战友情,不会随着军旅生涯的结束而告终,这种情谊无关乎金钱利益,无关乎背景身份,它只会随着时间愈加真挚,历久弥坚。

金隅丽景园小区没有业委会,物业想要使用公共维修金,需要向区房管局提出申请。此外,申请公共维修金还需要事先征得全楼“双三分之二”以上的业主同意。姚洁表示,去年底物业确实入户询问过是否想换电梯,她当时就签了字。但还有不少业主表示,物业根本就没有问过他们换电梯的事。后来,姚洁又多次向物业询问业主签字的结果,得到的答复竟然不统一,“有一回说没过,有一回说不知道,后来又说过了,已经提交给房管局了。”

京津冀三地的旅游资源丰富,旅游市场很大,这早已是不争的事实。之前,由于三地“各干各的”,导致旅游资源衔接不畅,游客旅游的过程也不甚方便。而区域旅游合作更是旅游业发展的一大趋势。此次三地在夯实“旅游协同”发展的基础上,再次携手成立旅行社及景区联盟,在笔者看来,这不只是对京津冀三地的旅游市场具有积极的促进作用,对全国正在扎实推进的城市群建设的地区也具有良好的示范意义。

随着网红奶茶店的兴起,一种主打“奶茶+软欧包”的门店业态正在逐渐占领消费市场。

监制:王祎

中国台湾网1月5日讯农历年关将近,台当局总预算仍未通过,在“立法院”占多数的民进党“立法院”党团被迫必须提案召开临时会,希望至少能在过年前解决迫切的压力。未料此时“行政院”还追加诸多“法案”要求一并处理,让“立法院长”苏嘉全不得不提醒“执政党也应检讨,不要提这么多案子”。此话一出,有人称苏嘉全总算有点“立法院”议长中立化的样子。“台湾政策研究基金会”高级助理研究员黎家维在“中时电子报”发表评论指出,殊不知这可能只暴露出民进党执政成效不彰的背后,“行政”和“立法”部门相互卸责的窘态。

上一篇: 潘粤明棉马甲御寒获粉丝送花送信 大方挥手人气旺
下一篇: 终于,雷军赢了董明珠一次